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香港雷锋报信封彩图

喜剧好不好笑跟文化有怎样的关系?(1986期)

  发布于 2019-10-30   阅读()  

  作品是基于一个文化基础之上而产生的,没有一个作品是可以剥离开自己的一方文化而独立存在。只要讲人的故事,就离不开人物处境与人物关系,也就是这个人的生存状态,或者说是这个人物所赖以生存的文化。喜剧作为一个文化作品,自然也有着其它所有文化作品共有的属性,同时也有着它的特殊属性,好莱坞大片可以冲出美国在全世界流行,因为色情、暴力这是人类的共同的故事需求,而喜剧作品却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喜剧里让人发笑的东西有着很强的文化属性,这种文化属性的强弱决定着观众的接受程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观众对于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喜剧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有的观众会捧腹大笑,有的会满脸尴尬,为什么会有这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1. 某公司因为业绩下滑要削减工作人员,部长找员工李刚谈话,要告诉他公司要解雇他的决定,李刚预料到部长要辞退自己,抢先一步提交辞呈。因为在公司,如果被公司解雇不会有赔偿金,而如果自己主动辞职,公司就会给予赔偿金,李刚这样做是为了获得赔偿金。彩霸王心水论坛969888会全面深入调查,,部长知道了李刚的用意,把李刚的辞呈撕掉了,他还是要宣布公司的决定,这时候李刚拿出了自己的第二份辞呈,部长接过来又给撕掉了,继续宣布公司的决定,李刚赶紧想办法,他在部长办公桌上找了张纸,临时写了个辞呈递给部长,部长还是给撕了,继续宣布公司的决定,李刚找来一个文件夹,把辞职信写到了文件夹上,李刚暗自得意,心想这下部长撕不坏了,没想到的是,部长把文件夹也给撕掉了。最后李刚把辞职信写到了办公桌上,这下部长傻眼了,他不可能把办公桌撕掉,公司只得给李刚辞职赔偿金。

  2. 王强是一个失业的中年男子,他每天都在一个饭馆里吃饭,吃最便宜的饭,饭馆里的一家人对他非常熟悉。这天,王强在吃饭的时候,老家的母亲打来电话询问他近况,他撒谎说非常好,在国外开会呢,这时候饭馆老板的儿子凑过去说了段外语帮他圆谎。王强的中学同学范明也来到这家饭馆吃饭,他脖子上戴金链子,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年轻美女,范明看到王强一脸落魄样,开始在王强面前炫耀,炫耀自己的媳妇比自己小一轮还漂亮,这时候饭馆老板娘跑过来假扮王强女友把范明媳妇比了下去。王强又炫耀自己有房子有车子,这时候饭馆老板过来假装自己是王强的公司员工,把王强说成一个阔绰的老板,又把范明比了下去,最后范明识趣的走了。饭馆老板一家人为了照顾王强的自尊心,帮他在家人和同学面前圆谎,范明深受感动。

  3.吴龙最近经济拮据,实在没有挣钱的活干,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去精子银行捐献精子。他到了精子银行,精子银行的捐精条件是男子必须是双胞胎。吴龙实在太想挣到这笔钱,于是临时找了个和自己看似有点像的路人刘峰扮演自己的兄弟,训练他和自己的一样的举止。真到了捐精这天,工作人员一眼就看出吴龙和刘峰不是双胞胎,于是拒绝了他们。

  4.刘山的儿子要结婚了,但是目前结婚费用还不够,他还没有给儿媳妇买项链的钱,于是老伴王兰拉着他去向老乡大旺要钱。大旺是刘山在村里的老邻居,几年前搬到了城里住,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临走的那一年大旺家买电视向刘山借了1200块钱至今没有归还。这几年,刘山想要钱却张不开口,因为要钱比借钱还难,刘山拉不下脸来。刘山和王兰来到了大旺家,刘山叮嘱媳妇王兰,一定不要直接提还钱的事,那样会显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他们只要提电视的事来暗示他就行了,没准大旺自己就能想起来,这样钱能要回来,自己也不丢面子。刘山、王兰夫妇在和大旺寒暄之后就从大旺家电视开始聊起,从电视是怎么买的聊到在电视上看申办奥运会直播,又聊到中国加入WTO,在这几个话题里夫妇两个不停地提到1200这个数字,以此希望大旺能够想起借他们钱的事,然而大旺并没有想起借钱的那茬事。眼看这招不灵,王兰决定直接向大旺提出他借自己钱的事,王兰说儿子结婚给他买了套西服,还寻思给儿媳妇买条项链,话没说完,大旺误以为王兰是给自己儿子买了西服,因为自己儿子就是今天结婚,刘山为了面子赶紧把带来的西服当礼物送给了大旺。没要回钱还搭上套西服,刘山、王兰两人心里着急,两人嘟囔说那1200看来要不回来了,大旺听成了他们要随礼1200,于是表明态度坚决不要他们的礼钱,刘山一听,大旺儿子结婚不随礼确实面子上过不去,最后把兜里的1200块钱送给了大旺当礼钱。王兰心里窝囊,直接向大旺挑明,说当年大旺借他们1200块钱,大旺理解错了,以为是王兰从大旺那里借了1200块钱,于是大方的说不用还了。刘山看大旺这么大方,更不好意思要钱了,只好将错就错承认自己借了大旺1200块钱的事,还给大旺打了欠条。就这样,来要钱的刘山、王兰不仅没有要回自己的1200块钱,反而搭上一套西服加1200块钱,另外还拉了一笔1200块钱的账。

  第一个桥段看完什么感觉?好笑吗?不仅不好笑,会感觉很奇怪,这是什么鬼?两个人在搞什么?李刚为了获得赔偿金而抢先一步提交辞呈,这是哪跟哪?觉得怪就对了,因为这个段子不是中国的,这是日本搞笑艺人组合“再见青春之光”在2013年表演的一个小品,名字叫《辞呈》。自己主动辞职,公司会给予赔偿金,而被公司辞退不会有赔偿金,这个规定在中国没有,在日本企业也许确实存在,这个规定是这个小品搞笑的逻辑支撑,是两个人的行为动机的来源。可是中国并没有这种规定,而是恰恰相反的情况。但是这个段子被我们中国的一些演员拿去,直接照着日本的剧本表演,整个作品看下来就非常奇怪。日本观众看完后觉得搞笑,是因为这是他们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他们对于这个戏剧冲突有共鸣,所以看了会觉得搞笑,我们看日本的表演,会假定他们的那个文化成立,所以也会理解其中的笑点。但是要中国人来演绎这个段子,就完全不对了,因为这事在中国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靠这样不存在的冲突制造的笑点就非常奇怪。

  第二个故事,为了照顾王强的自尊心,饭馆一家人齐上阵帮他圆谎。这是一个温暖而又搞笑的故事结构,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喜剧作品,这也确实是一个优秀的喜剧作品,这是韩国某喜剧综艺节目中的一个小品。韩国人做煽情,做细腻的感情非常有一套,而韩国人在搞笑的表演上,会略显夸张,加上韩语重音比较重,所以整个作品演员表演下来喜剧效果非常好,既能逗人发笑,又能温暖人心。日本那个段子在中国完全不成立,但是韩国的这个故事结构在中国完全成立。我们中国的某些演员又拿着韩国的这个作品照抄照演了,这个作品在好几个综艺节目上播出过,还参加了去年央视的相声小品大赛,这个小品的名字叫《面子面馆》。如果你没有看过韩国的那个小品,而是直接看的这个小品,你会觉得这个小品好像有点搞笑,但总体略显尴尬,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那个故事,用韩国人特有的夸张的表演,用韩国人特有的发音方式,用韩国人特有的煽情方式,会充分发挥这个故事的喜剧效果和感染力。而中国的这几个演员的表演方式,在搞笑的地方并没有做到艺术上的夸张,因为如果表演功力不到,单纯的模仿韩国表演会完全不灵,而在煽情方面又做不到韩国的细腻走心,所以变成了低级的模仿和山寨,喜剧效果打了很大的折扣。

  第三个桥段,你觉得好笑吗?看上去有点好笑,又有点尴尬,为什么呢?为了挣钱去捐精,这事多少还有点滑稽可言,可是找人假冒自己的双胞胎兄弟,这又太不符合逻辑。因为但凡是成年人,他都不需要要了解捐精的知识,就应该知道捐精需要严格的身份登记和体检,随便找个人假冒自己的双胞胎兄弟怎么可能蒙混过关?这不是一个成年人的逻辑。这个桥段是《老友记》第六季第十七集中的内容,这个吴龙就是乔伊。乔伊在片中看上去差不多有四十岁了,何况又接受过高等教育,这样的人去找人假冒双胞胎捐精,逻辑上说不通,这个设计很生硬,显得有些尴尬。成年人做出低智的举动,是一个比较常用的喜剧手段,美国的一些情景喜剧里爱这样使用,比如理工科男博士,做出非常傻的事情,你说搞笑吗?好像有点,尴尬吗?挺尴尬的。为什么呢?因为理工男可能一根筋,可能生活中不够圆润,但是你把他写成彻头彻尾的二傻子,这就不好笑了,因为这完全不符合生活。有人说,喜剧不就是不符合逻辑,不就是夸张吗,可是这个夸张也得有个度,如果夸张的过分了,就适得其反。但是为什么美国人能够接受,甚至非常喜欢呢,也许美国人对于这种设计,在我们看似有些生硬的设计更有宽容感,或者人家那个文化环境里就接受这样的设定。而这样的设计,如果中国人直接照搬过来,就会非常尴尬,比看原版美国桥段还要尴尬。

  第四个故事,你觉得好笑吗?如果你在中国长大,熟悉中国的人情世故,那么你会捧腹大笑,因为这太搞笑了,太符合生活了。这个故事是赵本山、范伟、高秀敏主演的小品《面子》。中国是人情社会,很多人把面子看得非常重,尤其是北方人,你可以打他骂他可以让他损失金钱,但你不能让他没面子,面子有时候比性命还重要。前段时间有个新闻,几个女孩一起去KTV,其中一个女孩经济困难,大家知道她困难,为她好都不让她买单,可是女孩觉得自己总是让别人请客很没面子,要抢着买单,大家争吵起来,最后女孩跳河自杀了。你看,面子比命都金贵了。《面子》这个小品高明和巧妙的地方就在于它在中国特有的文化基础上制造了一个喜剧冲突:既想要回钱,又不想丢了面子。怎么做?暗示,不停的暗示,可是一直不奏效,一直不奏效还不挑明了说,还担心丢面子,于是弄了一连串的误会,结果不仅没要回钱还搭上了钱。这是高级的喜剧,反映现实问题,揭露人性弱点。

  比较一下这四个故事和桥段,你会发现,美国与日本的是最不好笑的,因为故事背景里的日本那个文化和美国那个文化,我们中国没有,所以找不到共鸣点,实现不了喜剧效果。韩国这个小品,是最接近中国国情的,甚至是完全贴合中国国情的,但是中国式的表演方式,实现不了韩国的喜剧效果。几个故事里,《面子》是最好笑的,也是质量最高的,因为它的故事植根于中国本土文化,它的冲突点来自于中国独有的人情世故,所以很多人看的时候感同身受,会被逗得前仰后合。但是《面子》放给西方人看,西方人未必看得懂,他们会觉得不知所云,不就是要钱吗?直接敲门,直接开口说明情况要钱不就行了吗?干嘛搞得这么复杂?文化的不同造成了喜剧感受点的不同。

  为什么不同的文化背景会让人的笑点有这么大的差异?探讨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再深入的探讨喜剧的根本,到底是什么让人发笑。西方喜剧理论有一个“优越感”的说法,认为你所观看的对象,如果倒霉出丑,你会觉得你比他高明,你嘲笑他,所以这是喜剧的根本。这个说法到底成立不成立呢?那我们进行验证就行了,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生活中所有的让人发笑的事情并不都是嘲笑,比如,一只小猫做出人的举动,这会让人发笑,比如用《爱情买卖》的曲唱《好汉歌》的词,这也会让人发笑,但这个过程中旁观者并没有获得什么优越感,所以这个说法不成立。有些喜剧作者认为,喜剧要低姿态,要比观众低,于是使劲扮丑,拼命作践自己,想以此获得观众的笑声,其实这个做法是错误的,不可取。

  那么什么促使人发笑的呢?我认为喜剧让人发笑的根本就是用巧合和夸张打破常规逻辑。举个例子,从A点到C点,必须经历B点,这是常规的因果关系和非喜剧故事的剧情,如果我们不用B建立逻辑,而是用H建立A到C的因果逻辑,那么这就是喜剧。这个H就是巧合和夸张,这个H就是非线性逻辑,所谓喜剧就是建立非线性逻辑,喜剧的逻辑就是弱逻辑,是荒诞逻辑。比如,语言上的谐音梗,三翻四抖,都是这个道理。小猫做出人的举止,是巧合的跨到人的逻辑上,所以好笑。

  如果我们在一个文化背景下做喜剧设计,那么这个设计有个前提,就是这个文化基础。这里分两点来说,一是,如果你能够感受到这个基础文化,比如前面日本《辞呈》的例子,那么基于这个文化建立的冲突,就能让你发笑,你感受不到这个基础文化,这个冲突就不能让你发笑。二是,有些设计是要用一些夸张和巧合手段打破这个文化上的常规行事逻辑的时候,你才会发笑,而你不熟悉人家的常规逻辑,你就无法发笑。比如某个地方,送几朵花有讲究,在喜庆的事情上要送奇数朵花,葬礼上要送偶数朵花,一个外人来,不懂这个讲究,在人家婚礼上说了一番贺词,送给了人家6朵花。这时候,这个设计是打破他们行事的常规逻辑的,如果你不了解人家的常规逻辑,你就感受不到这种常规逻辑被打破的感觉,就感受不到喜剧效果。

  憨豆,卓别林,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流行,被观众喜欢,这是因为他们都属于是肢体喜剧,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能够看懂肢体喜剧,因为它没有文化属性。但是,如果我们这里讲的是某个文化背景下的喜剧故事,这个文化属性越强,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观众对于它的接受程度越弱。

  1. 李刚一大早就开始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今天是媳妇的生日,他一大早给媳妇煮了海带汤,还炖了媳妇最爱吃的牛肉。忙活完这些,他去叫还在赖床的媳妇起床,他对着媳妇一阵唠叨,唠叨里既有埋怨又充满爱意。

  2. 王强的媳妇李敏比王强大十岁,早晨起来,李敏要上班,王强帮她整理衣物,稍微不合李敏的意,李敏就大发脾气甚至大打出手,王强不停地点头哈腰赔礼道歉。

  3. 吴龙外出逛街买了一身非常漂亮的新衣服回来,他穿上给媳妇看,可是媳妇在玩游戏只是敷衍的说了两句好看,吴龙很生气拽着媳妇要和她理论,问她为什么不认真回答他,是不是眼里没有他,媳妇说吴龙不讲理,吴龙质问凭什么说自己不讲理,二人争吵起来。吴龙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十分委屈,坐在沙发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吴龙媳妇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挑起尬舞唱起歌,来逗吴龙笑,吴龙媳妇不停地卖力表演,吴龙终于被逗笑了,他笑着大骂媳妇是大坏蛋。

  这三个桥段感觉怎么样?第一,第二个挺普通,看不出有多好笑,第三个好像还有点喜剧效果。这是基于一组典型的情侣关系的反典型化处理。第一个场景,其实是韩国情侣的常见场景,媳妇给丈夫煮海带汤,炖牛肉,眼看着丈夫满意的吃下,然后感觉很幸福。把他们的关系颠倒一下,喜剧效果就会出来。可是,这种情况在我们中国并不算稀奇,男人操持家务,女人雷厉风行从不进厨房,这一点都不稀奇,可是在韩国会比较稀奇,所以这个桥段我们中国人看没法感受到多少喜剧效果,韩国人来看效果会更强烈。第二个场景,是日本夫妻的反典型化的处理,在日本,男人大多数在外工作,女人大多不上班,女人对男人毕恭毕敬,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也要行礼,对待丈夫像公司领导,这种情况如果给它颠倒过来,喜剧效果也会出来。第三个场景,是中国式情侣关系的反典型化处理。中国的很多情侣关系,其实不是两个独立的成年人的关系,是父亲跟女儿的关系,女人扮演女儿的角色,男人扮演父亲的角色,女人要男人宠着,动不动发脾气撒娇,男人要不停地哄着女人。如果我们对此进行颠倒,男人变成一个撒娇的小男人,动不动就生气发小脾气哭哭啼啼,女人不仅要道歉还要想尽办法逗他开心,这时候喜剧效果就会强烈。

  基于不同文化之下的喜剧冲突的设计,就会有不一样的喜剧效果,不是那个文化环境之下的人就感受不到那个喜剧点。我们列举了中日韩三国的桥段,在这里却没法写美国情侣关系的桥段,为什么?因为不了解美国的文化。如果不了解美国文化,我们按照自己的理解,硬写一段美国情侣关系的喜剧桥段,放给美国观众看,那美国人肯定满脸尴尬,问,这是什么鬼?因为这根本不是他们那个文化背景下发生的事。

  意大利现代小说大师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一书中提到:经典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这是一个对“经典”二字相当精当的定义。学习或者创作有没有捷径?如果有,那就是反复研读经典,只有经典会一直滋养我们。喜剧的学习也不例外。

  没有人一出生就会创作,天赋再好的人没有经过训练也创作不出高质量的喜剧,水平差、水平不够可以慢慢学习提高,天赋好,经过漫长的学习可以成为艺术家、大师,天赋有限可以成为一个匠人或者普通的从业者,但是从一开始学习就一门心思抄袭照搬他人作品,然后在编剧一栏里恬不知耻地填上自己的名字,这实在不是有追求的创作者所能干出的事。这两年喜剧综艺兴起,很多团体为了参加节目四处找东西抄,日韩的喜剧综艺成了重灾区。有网友说,日本漫才养活了中国大批的喜剧从业者。这种说法还不够严谨,严谨的说法应该是,日韩的喜剧综艺养活了大批的中国喜剧从业者。一个初学者从一开始就以照搬外国作品谋生,且对此毫无廉耻之心,这样的人对他人的创作成果毫无敬畏之心,如何能在创作的道路上走远?

  毫无疑问,国外有很多优秀的喜剧作品,如果你喜欢,你可以反复观看,从中汲取营养。如果你对于创作有一个起码的认识,你应该知道,想更深度的学习喜剧创作,仅仅靠照搬远远不够。更深度的学习,应该是超越一切桥段,超越一切外在表现形式,去寻找桥段背后的原理,高手练习的是心法而不是花里胡哨的招式。深度的学习和领会喜剧背后的创作原理,并达到运用自如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除了反复学习经典,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喜剧与其他类型的作品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某些笑点的设计是基于本土文化而做出的,如果我们忽略掉这个文化属性,把国外优秀的喜剧作品直接照搬过来,并认为这个照搬作品也同样优秀,那你就错了,因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不会被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美国故事日本桥段所逗笑。但凡有一点原创能力,就应该去自己的生活土壤里发现喜剧人物,发现喜剧冲突,构建喜剧故事,而不是孜孜不倦地在中国土地上讲外国故事。

彩富网最快报码| 6hc开奖| 跑狗图| 香港赛马会总站| 马报开奖结果| 全讯网| 心水论坛| 报码室| 品特轩高手心水论| 品特轩香港| 彩富网最快报码| 有钱人心水| kj118现场开奖| 开奖结果| 金吊桶开奖| 神算王中王| 118图库| 藏宝图| 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 开码王中王|